6月10日,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发布了《5月份新建商品住宅库存报告》。报告显示,包括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四大一线城市在内的35个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库存再创历史新高。在被称为推盘旺季的“红五月”中,由于各大银行房贷紧张,楼市情况不容乐观。虽然历经了央行、银监会两大监管层接力“喊话”,住房贷款仍然紧张未解。利率上浮、手续烦琐、放款等几个月,甚至无款可贷。当前不断下行的楼市局势,也让不少银行不敢贸然放贷。

  房贷“贵”且慢

  记者近日在武汉调查发现,许多银行都明确表示,房贷利率在基准利率的基础上上浮5%-10%,最高达15%,上浮幅度视个人的信用记录、资产情况而定,具体贷款数额和还款年限还有限定。在武昌徐东某楼盘销售中心,现场的交行置业顾问告诉记者,如果办有该行一定数额的保险产品或信用卡,贷款利率可以享受优惠,但最低只能基准利率。

  类似的“高房贷”现象在全国已很普遍。融360金融搜索平台的监测数据显示,最近几个月,商业贷款的优惠利率不降反升的趋势仍在继续,首套房利率水平依然处于高位,普遍上浮至基准利率的1.1-1.2倍;二套房利率也加速调高,最高上浮至基准利率1.4倍。

  不仅“房贷贵”,而且“房贷慢”,以前半个月能批下来的住房贷款,现在从申请到放款要三四个月以上,还要排队等候。武汉某高校的严老师4月购买了一套中小户型首套房,银行按照基准利率办理了房贷,办理时说一个星期放款,但至今贷款还未放下来。她说,打过几次电话催款,银行一会儿说月底扎账期,一会儿说资金还在调配中。“当时咨询了很多银行,大银行连审批都困难,小银行又没款可贷。”

  融360数据显示,目前,首套房贷款审批时间往往较快,一般在2-7天内,但放款时间仍较长,甚至有年初的贷款到现在还没有发放。同时,虽然有部分国有银行开始重新办理房贷业务,但调查的21个城市中,仍有14个城市出现停贷现象,其中以股份制商业银行居多。

  监管部门发声效用有限

  这一紧张局势其实早已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重视。早在5月12日,央行便召开住房金融服务专题座谈会,要求合理配置信贷资源,优先满足居民家庭首次购买自住普通商品住房的贷款需求,合理确定首套房贷款利率水平,同时提高服务效率,及时审批和发放符合条件的个人住房贷款。

  这次表态没多久,另一个金融监管部门银监会也发声了。在国务院新闻办6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,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,要继续执行差别化住房贷款政策,大力支持首套住房需求,抑制投资和投机性的住房需求,重点关注房地产开发商的资本金、现金流和财务等状况,关注房地产开发商的资金断裂给金融带来的风险。

  对于两次高调喊话,市场很快感受到了其威力,不少银行放款速度有所加快,但首套房贷利率仍未有松动迹象,整体紧张局面仍然未解。

  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王天龙认为,当前,迅速崛起的互联网金融一定程度上分流了银行的资金,吸走了大量社会存款,导致商业银行揽存压力大,信贷额度紧张。在利率市场化政策下,还有很多行业对资金都急迫需求,而且收益率更高,商业银行有更多的选择。

  其次,基于成本与盈利方面的综合考量,商业银行也主动对个人住房贷款的定位进行相应的调整。业内人士指出,临近年中银行困境仍旧存在,而个人住房贷款存在收益率低、额度小两个特征,一般银行对此积极性都不高。

  风险加深迫银行观望

  过去,个人住房贷款一直是银行的优质资产,经营风险低,资产质量好,被视为“香饽饽”,但随着房地产市场不再景气,越来越多楼盘开始降价,个别地方甚至出现“烂尾”,住房贷款潜在的违约风险也随之增大。这被认为当前银行不看好房贷的一大原因。

  某国有银行湖北省分行一业务经理告诉记者,现在银行对于风险方面更加谨慎,对楼盘要实际评估,实行差别化对待。比如三四线城市以及下降幅度较大的城市,银行就谨慎得多。“银行在房地产上升期发放了大量贷款,但房价上涨收益为开发商和购房者享有,银行无法分享,却要承担楼市下行的风险,这也是银行的一大顾虑。”

  融360房贷调查发现,银行放贷更倾向于一二线城市,贷款利率较低,放款额度较充裕;对三四线城市要控制或减少房贷投放,贷款利率相对提高。业内人士分析,这意味着不同区域楼市将继续分化。

  中国指数研究院华中市场研究总监李国政认为,近些年,房价狂飙与持续的宽松货币环境有密切关系。而当前的楼市下行趋势会导致银行改变预期,收紧涉房贷款业务。“这样会进一步导致房地产市场的资金紧张,开发商被迫将存货降价销售来缓解资金压力,从而带动整个楼市的走势。”